红七军二纵队凌云县城之战

作者:管理员   | 发布时间:2017-04-12 16:14:00    | 来源: 《凌云县志》

  1930年 1月 7日,国民党指派凌云县长岑德施和民团司令黄昆山,纠集民团 1000多人分 3路围攻凌云县城,以醒炮为开火信号。东面后龙山是岑德施亲自指挥的下甲、伶站民团,已冲到将军庙(今烈士墓处);西面是黄昆山率民团攻到上武庙(今教育局);北面是老团防局罗腾鹏带加尤、玉洪民团从百花攻入正北街石牌坊。原代行凌云县长职务、红七军二纵队司令胡斌已奉军部令调回百色。这时留守在县城的只有红七军连长蒋国忠等 100余名战士,另有凌云赤卫军 200多人正在领枪受训共 300多人。当后龙山的民团攻到将军庙时,战士们全力反击,当场毙民团 11人,伤 10多人。北面的民团已进入街头,连长蒋国忠率领 50名战士,高举镰刀斧头向其猛冲,被吓得急奔猴子坡逃命。当西面的民团冲到上武庙时,被红七 军和赤卫军击退。这一仗共毙民国 11人,伤 20多人,民团败退加尤。 

  民团不甘心失败,企图于 1月 10日再度攻县城。守城红军料其人会卷土重来,则请城内贫苦农民陆卜可兵连夜抄小路送信到驻百色红七军军部,张云逸军长立即派 1个连次日急行军赶到凌云增援,驻扎在李真人庙(今县水厂),并以轻、重机枪各 1挺架在县府大门。民团知道已有援兵,不敢轻举妄动。 

  1月 21日红军奉命调回百色集中。红七军离开凌云后,国民党县长岑德施无力与红军较量,提心吊胆回城,巧立名目,向百姓加捐派款,筹得数百元光洋请汪甸惯匪韦武、欧阳道(田阳县人)带匪众 200多人于 2月 10日来守城,驻在林家祠堂。 

   1930年 2月 12日,红七军二纵队胡斌、袁任远等率留守百色的 2个连回师凌云,恢复凌云的政权。部队尖兵至归乐坡遇到国民党兵哨问口令,尖兵立即开火, 哨兵向后就跑,红七军翻过山坡一看,山上山下布满了国民党兵,插有 100多面白旗番号,甘蔗地里也有很多伏兵。红七军 2个连人数少,但有 1门迫击炮、1挺水 机关枪和几挺轻机枪。胡斌决定打过去,先用迫击炮轰甘蔗地,把国民党兵赶出来后,红七军的轻、重机枪和步枪同时开火。结果缴获一批枪支弹药,击毙国民党兵多人。 在县城的岑德施和韦武闻讯,当晚韦武就率匪众 200多人开往下甲布防第一线,岑德施的警备大队和团防局守城南作第二线。2月 14日凌晨,红七军某部到达下甲大陆村与韦匪交火,只开一轮枪,匪首韦武在第一防线即望风而逃,岑德施在城南的第二防线见第一线逃跑,随之也逃跑。匪首韦武逃到镇午门以为可以依托城南固守,但红七军某部一面佯攻镇午门,击毙韦武的副司令欧阳道;一面又以主力绕道上洪、弄艮坡过西闸门,直取迎晖街。韦匪发觉时被包围,岑德施即弃城逃出北关远走,韦武匪部则随之不知去向。 

  此战,毙匪 10多人,缴获步枪 10支、驳 壳手枪 1支。红七军某部驻城 6天后取道逻楼到万冈盘阳休整。 1930年 3月,趁红七军主力撤到东凤一带,国民党凌云县长岑德施纠集地方反动势力黄昆山、欧广来、岑启和、罗腾鹏等 1000多人盘踞逻楼,对赤卫队曾经活动过的林里、沙里等地进行摧残。磨村的新寨、老寨被烧杀劫掠。那么赤卫队连长李玉光、盘发龙、李玉金赶往凤山盘阳(今属巴马瑶族自治县)向红七军求救,红七军派二纵队营长杨成枝带 4个连到逻楼援救。红七军与当地赤卫军汇合于林里, 布置攻打逻楼的任务。岑部民团探知红七军到达林里,抢先登上逻楼背后营盘山,待红七军从林里上营盘山时,立即开火。鏖战约 2个小时,红七军某部击毙岑部民团营长潘方甫及 10多人,迫使其往加尤方向逃窜。红七军某部亦回盘阳。